火熱都市小说 《腦海帶着一扇門》-第五百一十章,到哪裡都能碰到讀書

腦海帶着一扇門
小說推薦腦海帶着一扇門脑海带着一扇门
“我…不该,耽……误,耽误,农……农……”
“农业生产。之前不是都背过嘛。怎么又忘记了?”
“嘿嘿,嘿嘿。”
爱菊将小米扫成一堆,钱红兵拿着铲子在铲着扬干净的小米。
周小川则是在旁边争着口袋。
三个人在合伙干活。
突然他听到平时几人学习思想的屋里,传来了三傻断断续续的说话声音。
以及冯会计着急的声音。
周小川一阵的疑惑,看向了正在干活的钱红兵,“那边怎么回事啊?”
钱红兵将一铲子小米铲进袋子里。
听到他的话,便将头扭了过去,看向了窑洞。
随后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几天我都听他在背!好像是什么认错的吧。”
说完,便不在意,继续铲着小米。
爱菊在旁边,见状便笑道:“这是完成指标呢。”
周小川闻言皱了一下眉头,他或许猜到是什么了,但是不太肯定。
“什么指标?”
“嗨,
还能是什么指标,**会的指标呗。”
周小川暗道,果然是这个。
只听爱菊又在那里说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村里就三傻一个人去,任务完成了,回来还能给点粮食。”
周小川闻言沉默了一会,这是到哪里都有啊。
不过现在也是没有办法。
每个生产队里都“必须”有,这才属于“正常”。
不然就是有点问题。
而三傻因为智商的问题,被骂几句连痒都不痒一下。
还能补贴一些粮食。
对于其他人来说,不用自己去,也不会因此影响自己的后代。
在大家看来,可以说是两全其美。
毕竟就三傻这样旳,估计以后也找不到媳妇。
说这样好?
毕竟对三傻不公平。
说不好,这也是被逼无奈。
寻找了一个平衡点,也算是群众的“智慧”了吧!
思绪间,又听到爱菊在那里嘀咕着,“等过几天农闲的时候,公社那里这样的会更多。”
周小川闻言一阵的疑惑。
看到他的表情,爱菊面无表情的说道,“天冷了,家里缺棉花,有人会拿粮食去换点,抓到了就会这样。我家汉子以前也被抓过。还去农场劳改过。”
周小川看着对方。
这是有多无助才会说出这么平静的语气啊。
也是,没办法的情况下,那就去赌。
赌赢了。
什么事没有。
输了,粮食没收,人去劳改。
或者说就没有赢的可能,毕竟都是拿自己的救命粮食去换。
至于说种棉花?
除非偷偷种。
“那你们去哪里换?”
想到附近的情况,便问道。
“哦,下林生产队是大队,下面有4个生产小队,有一个小队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种棉花的任务。砍下来的棉花秧子,上面还有点花骨朵。养一段时间,还能抽出来一点。”
周小川川闻言轻哦一声。
最后的花骨朵,抽出来的棉花质量也差很多。
“爱菊嫂子,下林生产队很富有吗?”
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以后,所有事情的对比都是下林生产队。
听说整个公社就下林生产队最富有。
爱菊,闻言一边弯腰扫着地,一边羡慕的说道:“是啊,他们一年能分到不少粮食,最多的时候能分到接近400斤粮食呢。”
周小川闻言惊讶了一下。
不是惊讶太多。
而是惊讶,一年不到400斤的原粮,居然是附近最富有的村子了。
这个产量,也就和南方普通村子不干旱的时候,差不多而已。
这样算下来,一人一天也就一斤左右。
不过想到上林生产队不到300斤的粮食,一年多了100斤粮食。
确实让人羡慕。
钱红兵听到这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对着爱菊问道:“我们村今年大概能分多少?”
爱菊见状笑了笑,“哦,不清楚,还没出来,估计也就跟去年差不了多少。也就280到300斤吧。”
听到她得话,钱红兵一脸的苦瓜相。
爱菊看到他的表情,一脸的奇怪,“你担心啥啊?我可是听说你上个月发的粮食还没吃完呢。”
说完,一脸揶揄的说道:“怎么着?想攒粮食取个漂亮的婆姨?”
钱红兵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轻轻摇了摇头。
只是没有去解释什么。
不过此时他干活的时候,却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
周小川看着对方的表情,一脸的奇怪,:“红兵,怎么回事?”
听到他的话,钱红兵一脸的迟疑,随后还是问道:“小川,我们的定量一年580斤,他们这里一年分下来只有我们的一半。你感觉我们到时候能分足吗?”
周小川看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理论上是可以,但是村里那么多的倒挂户,你好意思让他们饿死了?”
九鳴 小說
钱红兵闻言则是一脸的颓废。
“早知道我就不来这里了,还不如回村里了!”
“为啥?”
钱红兵听到他的问话,脸上一红,“我就是听说粮食定量多,我才来的,不然我早就回自己村子了。”
随后便说出来了原因。
原来钱红兵的老家也是农村,那里山地居多。
他也是整个公社那一年,唯一出来的高中生。
怀揣着整个生产队的梦想。
结果碰到这档子事情。
“你傻了啊?你可以申请去兵团、或者农场啊!再不济,回你们自己的生产队和公社,就你这文化水平,怎么也能混出头啊!”
周小川也是一阵的奇怪。
“兵团?农场?呵呵,我不是工人后代啊!”
说完,继续干活了。
周小川闻言也是一阵的无语。
这任何人都是要有对比的。
城里孩子分为三种人。
一种是家里有能力的都跑去当兵了。
一种人是抢着要去那最苦最难的地方,例如北大荒。
还有一种哪里也不想去,实在不行只能去北大荒或者农场了。
这两种地方都是有工资的,基本上和工人差不多了。
但是这些地方也不是什么人想去就能去的。
得优先安排工人的孩子,安排不了的,才是根正苗红的农村孩子。
至于有问题的人。
就算人员不满,你也去不了。
你弃之敝履,我视若珍宝。不知道这个算不算阶*?
至于自己说回公社也算有作为,钱红兵没有说,肯定其中有一些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