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十二生肖戰紀討論-第一百一十章 兩兩相鬥展示

十二生肖戰紀
小說推薦十二生肖戰紀十二生肖战纪
辰龙族王庚冲云霓兽拔地而起,脚踏白色祥云,飞行速度极快,目标清晰,那就是空中的血尊燕别故。
燕别故血灵妖蝠兽曾经在辰龙族见过庚冲出手,上次被蚊皇打伤,但也知道来敌颇为强悍,不敢大意,直接缩小血雾融进身体,伸出手掌,击发出更凝结缩小的血球试图阻拦庚冲。
庚冲不屑一顾,脚下祥云在身前升起一个云盾,将来袭血球尽数吞噬,速度毫无影响,眨眼便到燕别故身前。
一句话没有,撤去云盾,挥起手中尊神刀便砍。
刀气凛然,燕别故不敢硬抗,身形瞬间后退,闪过一击,肩膀位置伸出两条巨大血爪快速抓向庚冲。
庚冲下意识挥刀将血爪砍断,顿时血雾爆开,差点沾在身上,亏得庚冲反应及时,身形稍退。
燕别故看诡计得逞,发出怪笑:“桀桀桀桀~你这头匹夫老龙,可知本血尊的厉害。”
庚冲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一身怒意滔天,大吼一声发泄情绪:“你这吸血恶魔,休要得意,给本王纳命来!”
这次心中增加了对血爆之雾的警惕,祥云也加快速度,同时在左手形成一片小云盾,右手挥舞尊神刀,又冲身而上。
燕别故也仗着身法与透体而出的灵活血爪,就是不近战,时刻保持一定距离。
看上去这是一场拉锯战。
巳蛇族王伏宣烟爆兽在地面快速游动,突然蛇尾冒出滚滚黑烟带着身体冲天而起,直奔空中的药尊少皞熙。
少皞熙逐疫穷奇兽正指挥着他的破甲蛊袭击盟军,玩的不亦乐乎。
直至伏宣飞到近前少皞熙也不做理会,巨大的身躯依然看得出兴高采烈,不断的嘻嘻哈哈,伴随着自言自语:“喔嚯嚯嚯,打呀,冲呀,哎呀,没躲开,哎呦呦,撞上了,喔嚯嚯嚯,好玩好玩。”
伏宣哪受得了这般轻视,一甩手便涌出一条黑色浓烟,如同一条巨大烟蛇一样向少皞熙巨大的身体缠去。
異界職業玩家 塗章溢
西 羅馬 帝國
这条烟蛇倒引起了少皞熙的兴趣,“咦?这是什么新奇玩意?看起来挺好玩的。”
竟然任由烟蛇缠绕了身体,充满了期待接下来能发生什么。
伏宣也不管他怎么想的,待烟蛇缠绕完毕,淡淡的说了一个字:“爆!”
“嘭嘭嘭!”烟蛇瞬间爆炸开来!火光冲天!
“哎呀!好疼!”伴随着少皞熙的一声叫唤,这老头竟然冒着受伤的风险感受了下烟蛇的威力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不过他也不会坐以待毙,随即万蛊鼎中飞出大量噬火蛊遍布周身,疯狂的吞噬着残留火焰,不一会儿便吞噬殆尽。
虽然火焰已然消除,但烟蛇的爆炸冲击力还是给他造成了伤害,内伤外伤皆有。
紧接着少皞熙瞬间变换成毁济巫蛊兽形态,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匀称,蓝色乱发蓬松,头生两只淡金弯角,白色眉毛斜向上,嘴巴上下的白色胡子从两边向上弯曲,淡蓝色眼睛,深蓝色眼珠,红色兽鼻,身穿红蓝束身袍,印有一个四芒星,中间一个‘四’字,北生一对蓝色昆虫硬甲翅,红色圆斑点,手有四指,足蹬一只红靴,一只蓝靴,右肩上一个青灰色万蛊鼎,周身飞舞着一片黑色破甲蛊和红色噬火蛊,蛊虫小小,蚕身嘴长尖,无爪有黑翅,身体硬壳包裹,随主人意念舞动着。
此时少皞熙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浑身的疼痛感确实不好受,看得伏宣心中舒畅了不少。
谁知少皞熙又从万蛊鼎中控出了两颗白色回生蛊,一口吞下,长舒一口气,竟然伤势好转,浑身舒坦。
伏宣暗叹,其不愧称为药尊,这奇特医疗之术也不可小觑。
少皞熙缓过气来,在空中又手舞足蹈起来,嬉笑不已:“喔嚯嚯嚯,蛇王,你的烟蛇果真好玩,威力也不弱,本药尊的噬火蛊也吃的很舒服。”
伏宣眉头皱起,如此挑衅他的脾气实属容忍不了:“是么?好玩就让你玩个够!”
顿时双手前伸,这次钻出两条烟蛇,直奔少皞熙而去。
这次少皞熙不再等着被动挨打,也一挥手,红色噬火蛊瞬间结成两片,挡在两条烟蛇之前。
烟蛇再次爆炸,噬火蛊被炸开四散,死掉不少,但剩下的又迅速重新聚拢,蚕食火焰。
伏宣看一击未成,也不意外,战意不断,动作不停,身形移动起来,又在其他角度甩出两团黑烟。
少皞熙也更加兴奋了,不断挥舞双手,噬火蛊继续阻挡,破甲蛊开始攻击。
伏宣也防破甲蛊袭击,在空中辗转腾挪,一会远甩烟团,一会近放烟蛇。
轰隆之声不断,二人一时陷入恶战!
午马族王曜阳卢萨兽奔驰在战场之上,抬头看了眼遮天蔽日的蚱蜢,又看向空中蚱蜢群的驭灵者帅尊易洛魁,内心焦急万分,低喝一声:“宠灵召唤!”
瞬间身前出现一只巨大白色火鸦,五米左右,通体雪白,燃烧着白焰,这是曜阳的宠灵,名曰‘焚介’。
曜阳跳到焚介背上,一声令下:“焚介,走!”
焚介振翅一挥,冲天而起,直奔易洛魁。
易洛魁驭灵大图兽大图眼早早预警,只见曜阳气势汹汹的朝自己飞来,心念微动,空中一小部分蚱蜢朝着曜阳迎面袭去,个个张牙舞爪。
曜阳当机立断,手中的卢剑一剑刺出,白色火焰如同脱缰的野马喷涌向前,瞬间洞穿蚱蜢群,出现一条通道,曜阳疾驰而过。
易洛魁看着一阵肉疼,怒从心中起,举起锯齿弯刃,翅膀闪动,向下猛地冲去。
上面一道绿影,下方一道白影,转眼间撞在一起,锯齿弯刃硬碰的卢剑,短暂僵持后,各自向后弹开。
双方怒目相视,曜阳缓缓开口:“易洛魁,你现在收回蚱蜢,弃械投降,尚可保全性命,本王饶你不死。”
易洛魁放声怪笑:“喳喳喳喳~你区区一族首领,口气不小,你可知本帅尊也曾灭了一族?在本帅尊看来,你若是归附灭神组织,本帅尊倒是可以饶你一族性命,还可赏你个一官半职的。”
曜阳不知其曾灭一族所言真假,但知其杀戮之意确是当真,为保全族众安危,只得全力以赴。
当即全身火焰暴涨,高高举起的卢剑,狠狠劈下,一道巨大的火刃席卷而出。
易洛魁大图眼早已知道曜阳劈刺路线,虽然火刃速度飞快,但易洛魁却能看似轻松躲过。
原始
曜阳动作不停,一剑接着一剑,火刃一层叠着一层,力道一次比一次大。
易洛魁亦是使出全力躲闪,躲闪同时,大图眼不经意间划过一丝狡诈。
突然,曜阳感觉背后有攻击袭来,紧急回身一剑。
一看身后确有偷袭,偷袭者竟是两名蚱蜢将领,蚱蜢将领不同易洛魁的一般蚱蜢,而是直立形态,四手两腿,手握者锯齿刀,有枯黄色和褐色两种。
曜阳暗道好险好险,差点未曾察觉。
这便是易洛魁的诡计,在曜阳聚精会神前方攻击之时,在下方蚱蜢群中撤回两名蚱蜢将领悄无声息的进行背后偷袭。
易洛魁得意的再次大笑:“喳喳喳喳~曜阳,怎么样,吓没吓到?只是有点可惜,那要是再多一些呢?”
说罢从炼妖壶中又放出几十名蚱蜢将领,将耀阳团团围住。
曜阳冷言相视,并未惊慌,只是看起来情况不容乐观,连空气似乎都紧张起来。
一方好整以暇,一方严阵以待,双方短暂对峙。
未羊族王姜公石火兽朝着冥尊后卿跑去,尚未到的近前,便端起丈八亮墨矛发射了一枚矛尖炮弹,目标直指后卿。
后卿僵尸邪王兽眼见矛尖炮弹打来,纵身一跃,轻松躲过,矛尖在其后方炸开。
姜公趁势已到近前,丈八亮墨矛毫不留情的挺身刺出。
后卿符咒钩刀侧身格挡,顺着矛身往前擦去,欲砍姜公之手。
姜公了解其刀属性诡异,若被砍到见血则被诅咒变作僵尸偶兽,未曾大意,却也大胆,左手直接去抓刀身,精准无误,符咒钩刀动弹不得,姜公重新挺矛欲刺。
后卿心中稍有惊讶,这姜公要么是行为鲁莽,要么是胆大心细,敢主动去抓符咒钩刀的绝无仅有,这姜公对自己实是自信。
不过惊讶也是一闪而过,后卿自有应对之法,身体破损处漂浮的锁链无风自动,哗啦啦齐齐向姜公捆去,想着后发制敌,先束缚其身,再酌情砍之。
姜公不得已只得躲避锁链往后跃去,且退之时丈八亮墨矛再发一枚矛尖炮弹阻敌行动。
这次后卿没有躲避,锁链既已伸出,便由刺转甩,将矛尖炮弹甩到一侧,轰然炸响。
二人相隔数步,姜公厌恶的眼神死死盯着后卿,冷漠开口:“后卿,你操作他灵,违背天道,罪孽深重,本王最憎恶尔等之类,今日定要灭你祭天。”
一席话深深刺痛了后卿的敏感神经,后卿家族不容于世便是因此,他眼神开始癫狂,凶狠说道:“本冥尊乃代表冥府使者,地位崇高,生灵为本冥尊驱使,是他们的荣耀,岂容你个老匹夫说三道四,且把你也变作僵尸偶兽,永世不得翻身!”
令人气性皆大,眼里都容不下对方,怒气拉满,瞬间又开始对冲打将起来,近战远攻,招招致命,都在发泄着心中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