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萬靈之域笔趣-第六十三章 決定展示

萬靈之域
小說推薦萬靈之域万灵之域
几乎同时沉闷的马蹄声在所有人耳边响起,几骑快马扬着灰尘从商队后方而来,丝毫没有要减速的意思。
“什么人?”乔妙之牵绳掉转马头,从剑鞘中抽出长剑指向了飞驰而来的几人。
那些人看着突然抽出武器的六人也第一时间抽出武器,一个提缰让胯下的马匹立在了原地,光从这来看这些马匹的优良程度就不是商队的马可以比肩的。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拦住我们去路?”为首一人从地面吸附砂土凝聚成了一柄战斧,战斧所指正是乔妙之六人。
尘土散去乔妙之瞳孔一缩,对方竟然足足有九个人,除了被围在中间的两人身上没有魔力流露外其余几人身上都散发着比她还要强盛的魔力,但想起骆千墨的嘱托她还是硬着头皮拍击马肚驾马往前走出了几步。
“我们乃是商队护卫,保护这支商队前往滉瀁城,路过不减速应该是我们问你们要干什么吧?”乔妙之被那些人盯得背上直冒冷汗,但还是强迫自己以最硬气的口吻说完了这几句话。
“我们乃是……”手持战斧的中年人刚开口就被那个一身青衣的人给打断了。
这青衣之人头戴斗笠看不清容貌但从身后跟着的宁双和柯晨来看必定是吕歌无疑,吕诗就跟在他身旁一身白衣,面容被白纱遮挡。短短一天半的时间他们就追上了商队可见行进速度之快。
重生之御医 小说
“这位姑娘不要误会,我们也要赶往滉瀁城只是比较着急,刚才靠近没有减速实在唐突我在这儿给几位赔礼道歉了。”吕歌说话温文儒雅,一点公子世家的架子都没有,当真是把大丈夫能进能退给学明白了。
乔妙之也没有想到骆千墨口中的这人脾气会这么好,她还以为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的发布悬赏的人肯定已经狂到没边了呢。
“既如此,待我让商队靠边停下后各位方可快速通过”,乔妙之也没有失了礼数,她这么做明显跟他们刚才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啊,至于打的是谁的脸那还用问。
“那就有劳了”,吕歌颔首道。
付永昌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让行但既然乔妙之说了是为了安全考虑,他也不得不为之。
商队的马车靠边停靠,九个人骑马缓缓通过,走到一半时吕歌突然驾马停下,跟一个驾车的车夫攀谈了起来,询问能够看一下他们的货好进行采购并由他们到滉瀁城后直接送到住处。
付永昌也没见过在半路上采购的但能够将货卖出去对于他来说是求之不得,所以便允许了,吕歌示意手下一一查看货。
凭付永昌商人的眼里大致已经判断出了吕歌的身份,嘴角不着痕迹一笑,能够有钱出三千白玉币雇佣护卫的人出手肯定阔绰啊。
在查看一番后,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吕歌在骆千墨所做的那辆马车前停了下来,跟付永昌谈说着采购的事宜,刚要敲定最终款项,马车里突然传出了一股微弱的魔力波动瞬间让吕歌雇佣来的护卫紧张了起来。
一个身着全身甲胄的人将头盔一合,手中的针型剑瞬间出窍指向了马车,“什么人,出来!”
付永昌瞬间紧张起来,他可是没有见到骆千墨离开的,想着骆千墨不去拿三千白玉币反而为了二百白玉币来自己这儿,他就猜测出骆千墨跟这三千白玉币悬赏发布者之间可能是存在矛盾的,万一情况无法控制只怕战斗的余威都足以将他们这些普通人抹杀,所以就算他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的表情但不断地吞咽唾沫还是暴露了他的不安。
见没有人答应,吕歌示意挑开帘布,帘布遮挡消失的那一刻那些围在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但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些衣物和一颗长出了芽的种子。
乔妙之姗姗来迟看着里面的种子赶紧解释道,“抱歉,这是两个女孩子换衣服的地方,那颗种子是我对自己所拥有的魔力的一种尝试”,他说着释放出了木属性魔力。
法师传奇
付永昌看着空空如也的车内空间再听完乔妙之的解释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帘幕揭开的时候他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只是一场误会,误会而已”,付永昌赶紧缓解尴尬的气氛。
“误会就好”,吕歌摆摆手示意这些护卫收起武器,“付老板,之前所说不变再加上一车的货物一共多少我现在便付钱给你。”
付永昌听着喜出望外,赶紧列了个清单给吕歌查看,敲定后吕歌给了付永昌一个地址付过钱后上马,一骑绝尘远去。
“呼,吓死我了,他人呢?”付永昌让每个人各自回到自己岗位后才轻声向乔妙之询问道,按照两人的关系他不信乔妙之不清楚。
“不清楚,刚才的东西是他特意留下的,说是为了彻底打消那个人的疑虑也是为了确保咱们的安全。”
乔妙之想着上午骆千墨来找自己要藤蔓种子时的情景,刚才她说的话就是骆千墨交给她的,那种子早不发芽晚不发芽偏偏这个时候出现魔力波动肯定是她刻意为之了,但计划成功也就彻底打消了吕歌对骆千墨在这个商队中的疑虑。
“算了,那个人的身份我已经大致猜到了,跟这种人保持距离绝对是正确的,还有一段路程你们还要辛苦几天,到了滉瀁城按照之前的价格我再加两成。”付永昌拿着钱袋子笑的那个灿烂啊,他刚才可是按照百分之二百的市值算的钱,没想到吕歌眼都不眨一下就应了下来。
“辛苦就不用了,干的就是这种吃苦受累的事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过你要是愿意多给,我先在此替其他几人谢过了。”乔妙之说完回到了在商队中的位置。
骆千墨在林子中停留了好一会儿,盘算着差不多吕歌已经远去这才从林子中穿梭追赶上了商队。
这之后的一路在地图上已经没有小镇标注,所以在滉瀁城之前他们是吃不到热食了,入夜所有人都将就着吃着冷食,然后开始修整。
放在平时这个时间已经在马车里休息的骆千墨今夜从马车里出来跟那些守前半夜的人并肩守着车队,示意他们守好自己的区域。
按照他的预计那些人应该今晚就要动手了,吕歌的死活跟他没有关系他只希望不要波及到他们就好。
冬季的寒夜哪怕是身着棉衣依旧会感到寒冷,尤其是今晚冷风乍起忽急忽缓的吹着。
乔妙之今晚值守上半夜,骆千墨看着她的纤弱身材在这冷风呼啸中似弱柳扶风,不禁摇摇头,从储物戒中取出在离开前买的大衣为她披上,虽然笨重但起码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冻得脸色发青。
绯色豪门:高冷总裁私宠妻 小说
被爱的人偶
“这天气可真难以琢磨,下午还挺暖和的,这才多久”,乔妙之裹紧衣服看着清冷的天空吐槽着。
“嗯,世事无常,今晚也不知道跟着吕歌的那伙人有多少能活下来。”骆千墨自己喃喃自语着。
“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骆千墨看看乔妙之摇摇头,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很扯淡,若是一步没有算好很可能便会万劫不复,哪怕以吕歌这样擅算计的人只怕今晚也凶多吉少了。
风速还在加大,猎猎风声放肆的呼啸着。
裹着大衣的骆千墨就盘坐在那里,重剑插在地上,以他冬日赤身练剑所锻炼出的体魄这点寒冷不算什么,坐定后他就全身心放在听觉上试图在这杂乱风声中听出些什么。
这是……不多时他猛地睁开眼睛注视向了一个方向,耳郭微动在风声中他听到了一些明显不和谐的声音。
马蹄声?一共两匹马,不,只有一匹马!
“警戒!”骆千墨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爆喝一声让那三个意识还未彻底清醒的三个守夜之人瞬间清醒了过来,随即赶紧敲打金属锣来通告整个商队。
“发生什么了?”乔妙之披散着头发一脸慌张之色。
“准备战斗!”骆千墨说了这么一句将插入地面中的重剑拔出,剑尖缓缓指向了尘土中逐渐放大的黑影,马蹄声已经到了近前。
“请阁下下马吧!”骆千墨声音平静,马上共两人,看样子像是个大人带着个小孩子,他仅仅一瞥便知道是谁来了,没想到惹不起一直躲着两人最终还是碰上了。
“你早就知道我在这个车队之中是吗?”骆千墨放下重剑叹了一口气询问着。
“当然,你以为你的把戏能骗过我吗?我早就在你身上做了标记,之前只是为了配合你的演出而已,也幸亏了这个标记我可以在这寒风砭骨的黑夜中准确找到你。”这个声音的主人跨步下马。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回来了?”骆千墨示意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
“埋伏的人实力大大超出我的预料,我本以为带的人手足够结果还是不足以保护我的安全。”
那道身影从风沙中走出走到骆千墨跟前,两人距离不足一米,就这么看着彼此。
“现在跟在你身后的有多少人?”骆千墨语气冷漠。
吕歌摇摇头,“不清楚,在慌乱中柯晨为我和小妹搏出了一条陆,我一路奔袭而来哪里还有时间去看身后究竟跟来了几人。”
“这段距离貌似不近,你竟然能没有这中途被干掉?”骆千墨继续问着。
“运气好,马也好,侥幸。”吕歌平静地回答着。
“那你现在停在了这里是想祸水东引,还是朋友叙旧?”骆千墨说着提起重剑插在了两人之间的地面上。
吕歌没有吭声,上前一步。
“我劝你就此打住,否则我不介意把你给砍了交给那些追赶来的人!”骆千墨语气愈发冰冷。
“好啊,我就站在这里,绝对不躲,只是还希望善待小妹,若是可能还请将她送回北神国。”吕歌转过身将后背留给了骆千墨,语气中多了份恳求。
骆千墨看了看身后注视他的那些人,伸手一提重剑入手,手腕翻转剑锋朝吕歌脊柱位置砸去,但力量却猛地一收剑刃停在了距离吕歌后背不过一两公分的位置。
“好吧,你赢了”,骆千墨手上青筋暴起愤愤地将重剑再度插回地面,他恨自己不能下定决心。但就像在潆洄山谷时一样,他现在难道也必须变得跟那些他瞧不上的人一样必须牺牲别人来换得自己的生存吗?
吕歌转过身来看着骆千墨一副痛恨自己心太软的样子不觉笑了,“我就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所以我才敢这么赌,现在我赌赢了。”
“真希望你的好运能够在一会儿的战斗中继续存在,否则今晚咱两都得死在这儿!”骆千墨紧攥的拳头松开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一旁的乔妙之虽然听着两人的对话感觉云里雾里但骆千墨这句话他听明白了啊,这是要拼命啊。
“你要帮他?”乔妙之有些不敢相信。
骆千墨只是点点头,随即从吕歌手上抱过了吕诗交给了乔妙之,“照顾好她,若是我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我会在滉瀁城等你们,若是不能还请你照顾她。”
武逆九天 狼门众
骆千墨说完看了一眼吕歌,见吕歌点头,附在乔妙之耳边继续说着,“设法将她送到北神国定乾候府……”
乔妙之听着瞳孔逐渐扩散,低头看了眼昏厥的吕诗又看了眼吕歌,重重地点了点。
“老付,让商队掉头以最快速度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我若是没死你的悬赏金还得支付,若是死了那就算了。”骆千墨朝付永昌喊道,其实是说给那些驾车的马夫听的。
果然那些人先是愣了几秒钟,随即以最快速度上车调转方向狂奔而出,一辆辆地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一切小心”,乔妙之知道自己的实力在这里只能成为累赘也没有坚持留下,现在骆千墨能够将这么重要的人交托给她可见对她的信任。
看着乔妙之带着吕诗最终也消失在夜色之中,骆千墨回过神来,如刀刃般的寒风吹在脸上让他不觉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但路是自己选的,他没法杀掉吕歌来换得苟且,当然还有一种选择就是逃跑,但那些追赶而来的人一定会对商队的人出手,因他而起的事情连累这么多人死亡哪怕他侥幸躲过一劫他今后也会惶惶不可终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