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鐵鷹赤鴉》-第四十八章動手展示

鐵鷹赤鴉
小說推薦鐵鷹赤鴉铁鹰赤鸦
听完这话庞天月很吃惊,但是很快他又冷静了下来,他明白这时落虎派内部两派的争斗,但是引子却是他们这些外来人。
他很冷静,并没有被这件事冲昏头脑,他抓住苏栀雪的胳膊,“别急,你先回去,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就当不知道,剩下的我来做。”
苏栀雪已经留下了泪水,这一刻他感觉整个世界都骗了她,他的父亲,他的爷爷都将他当作了一个杀人的工具。
现在他唯一能相信,能依靠的竟然只有这个男人了,苏栀雪一把抱住了庞天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要骗我,为什么啊!”
庞天月两只手无处安放,最后还是不敢放在苏栀雪的后背,“你放心,我来处理这件事,我不会死的,他们也不会死,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再庞天月怀中依偎了一会苏栀雪便起身,对这庞天月一笑“不,你还是赶紧下山吧!我不想你有事。”随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庞天月看着他的背影,“好美的笑容,我不会让你的笑容消失的。”
回到小院中,刚进入房间,庞天月就看到了宁不愿的背影。
此时的宁不愿拿着一把剑,换了一身崭新的黑袍,“你回来了。”
宁不愿的声音已经变了,没有之前的幼稚气,听起来很苍老,这让庞天月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庞天月看着他的背影,“是,看来你是想跟我说些什么,在一起这么多天,明日就要走了,今天终于忍不住了吗?”
作为恶女活下去的理由
宁不愿点了点头,缓缓转过身来,此时他已经换了一副面孔,脸上的疤痕没有了,取代的是一个俊俏的脸庞,面如冠玉。
而在桌上放着一个人皮面具,“是啊!在一起这么多天了,总算能说出来了,本来都快成功了,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场大火你的师兄又不见了。”
庞天月看着他,“你是冲着雉虎来的,为什么。”
宁不愿揉了揉肩膀的伤口,“为了夙愿,这些日子让我很高心,都让我差点忘了,我是来杀他的了,是这个伤口让我又想了起来。”
庞天月道:“据我所知,我师兄不过刚行走江湖几个月,他好像没有什么仇人。”
宁不愿道:“这是自然,我和他并没有仇,我说了是夙愿,一个几百年的夙愿,那把刀和这把剑就是夙愿。”
随后他手中的剑一震褪去了上面的一层铁锈,露出了阵阵金光,还有威光阵阵,一眼便知这不是寻常的宝剑。
宁不愿接着说道:“其实这时一把刀与一柄剑的恩仇,但是却延续了几百年,一把叫做蛟龙,一把叫做天光,两把兵器就是天生的宿敌,就在前些日子我听到蛟龙现世,便想过来看看,可是没想到竟然认识了雉虎。”
“本打算找机会与他一战,可惜那天晚上他受了伤,我也受了伤,所以继续留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庞天月打断了他,“不,还有一件事,你对苏栀雪的来历很清楚,说明雉虎不是你唯一的目标,还有我。”
宁不愿笑了笑:“没错,有人开了很高的价码,让我活捉你,不过从上山那天起我就改变注意了,就因为我师傅和你一样,他喜欢一个女子,却终身不得,所以我不想拆散有缘人,苏栀雪是个不错的女孩,好好保护她!”
说完就朝门口走去,经过庞天月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帮我给雉虎带句话,他入二品就是我们一战之时。”
说完就走了,庞天月看着他的背影,又想起了刚才说的话,“苏栀雪是个不错的女孩,好好保护她!”
庞天月缓缓坐在椅子上,想着明天的文比,“不信,我一个人终究不能成事,现在若是告诉那些人明日要发生什么,必定大乱,金乌木怎么办。”
想了半天,现在能帮忙的只有他师傅了,“对,找师傅,可现在下山已经迟了,对有长枪,写封信让长枪送回去,师傅肯定有办法。”
随后他提起笔写下了一张纸条,找来了绳子,一口气跑出了院子,上了一棵大树,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很快长枪就落了下来,庞天月准备好了一块肉,一边喂给长枪吃,一边将信绑在了他腿上,“长枪,就靠你了,一定要找到,三刀,然后找到我师兄,找到了他们一切都好办了。”
说完手臂一阵长枪便振翅飞翔,冲上了天空。
很快在仇屠等人的客栈上空,黑夜里一声鹰啼打破了宁静,雉虎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将坐在一旁的申屠豪都吓坏了。
申屠豪刚想过去,雉虎一伸手指着窗户,“打开。”
不敢多想申屠豪立刻过去就打开了窗户,很清晰的可以看清楚窗外的两只鹰。
雉虎扯被子,走到窗户边,一伸手,两只鹰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看到了那个信之后就对申屠豪说道:“去通知我师傅他们。”
申屠豪拱手而出,很快一群人就来到了房间中,雉虎喝了一杯水,“师弟传来消息了,你们自己看。”
随后将纸条将桌子上一拍,众人一看,高岚率先发话,“这也太恶毒了,明显就是要借刀杀人。”
高岚也了解了落虎派的情况,所以很快就做出了判断,众人随后看向了仇屠。
仇屠叹了一口气,“看来,一切都要开始了,既然他们想要动手,那我们也动手,不能让他们涉入江湖,否则这就不是江湖了。”
仇屠站起身来,“那就先用落虎派开刀,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我们这样来。”
第二日清晨,庞天月忐忑的来到了文比的大殿前,与他一起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就这几个人足够代表江湖上年亲一代的力量了。
大殿前,两个弟子正站在大殿门口,一个端着一个托盘,另一个则是在大殿前说道:“诸位,今日文比,兵器不得带入大殿。”
庞天月知道,其实文比就是走个过场,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杀他们,现在收了兵器一会就是待宰的羔羊了,可是没有办法,众人没有多问便交了兵器。
进了大殿,放着几张案几,上面放着纸笔墨,其实就是走个过场。
文比就是写一篇文章,庞天月根本没有心思听,始终在想该怎么办,现在没有了兵器,一会该怎么应对,虽然他的靴子里还有一把小刀。
文比开始后大殿的门关闭了,而在大殿内,出现了几十个持刀的弟子,庞天月深呼了一口气,看来这关终究是过不去了。
他缓缓伸出手,将试剑送给他的小刀藏在了自己袖口中,以备不时之需。
而此时大门外却传来了一阵乱轰轰的声音,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只有庞天月露出了笑容,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
廢材逆天狂傲妃 黑山姥姥
大殿前,十几个落虎派弟子提着剑呈一个半圆围住了一个人,那人缓缓往前,落虎派的弟子缓缓后退,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因为刚才上前的人都已经躺在地上了,雉虎看着他们已经靠在了大殿的门上,就把黑刀放进了刀鞘。
然后笑了起来,“诸位,诸位,稍安勿躁,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仇屠戴着一个猪头面罩。
大殿中的庞天月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雉虎来了,可是他很奇怪,雉虎不是昏迷了吗?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了。
大殿外一个壮汉走了过来,正是陈方达,他大吼一声,“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藏头露尾,鼠辈一个,还敢在这里咋咋呼呼的,当我落虎派是什么地方,让我来试试你。”
刚想动手,一道巨大的影阴遮住了雉虎,背剑戴着一个面具出现在了他身后,“这个交给我了。”
陈方达一看这人的个头,心里也有些害怕了,他这么高的个头,比在他身上还是矮了一个头,但是现在没有退路了,只能壮着胆子上了。
他大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是,跟我上。”
而在远出的藏书阁三楼的窗户口,仇屠与申屠酒正看着这一幕。
申屠酒道:“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动手了,看来是我老了,让他们觉得我不中用了。”
仇屠笑了笑:“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不动手别人就会觉得你没有动手的本事了,这次算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开始,你可要顶住了,要是你落虎派沦陷了,那南池的江湖可就完了。”
懒鸟 小说
申屠酒笑了笑:“有老夫在,落虎派还翻不了天。”随后手一挥站在藏书阁下的几个人对着楼上一拜,然后走了。
超級女婿 小說
在大殿内,落虎派的弟子也在犹豫,这时坐在上方的王晓峰站了起来,“诸位不必写了,我送诸位上路吧!”
随后手一摆,几十个落户派弟子瞬间拔出了刀,可是还没等动手,他们便乱作一团,因为他们身边出现了许多黑衣人,而且拿着弩箭朝他们动手了。
这些人便是申屠酒豢养多年的虎狼卫,他们都是装备精良的杀手,哪是这些弟子的能对付的,三两下就被弩箭解决,只留下惊慌失措的众人。